怎样临摹宋代花鸟小品画?

作者: 来源:网络转载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9日

  临摹与画面意境临摹实践是一种较为有效且直接地体悟画面的方式,绘者能够从实践中感受笔法在塑造对象时的变化与经营,从而更深切地了解画面图像的源头和中国画材料的文化内涵。将有限的技法付诸无限的内心世界时,其丰富与多变正是我们要学习与传承的内容所在。一幅或一类作品承载了大量的艺术信息,包括画家的观察方法、艺术语言、表达思路等,这些正是我们鉴赏时要深入研究的内容,而临摹正是将这些信息准确捕捉的较为直观且具有体验性质的方式。临摹对于绘者的要求是将自己同感于创作者,全身心地投入作品中,从最开始的“观物”到之后的“状物”,跟随画面的延续,体会画家在绘制过程中的感受。把鉴赏带入主观创作,能够更深入地了解画面中的文化内涵。

 

线的临摹与造型特征

  故宫博物院藏《秋树鸲鹘图》中八哥的造型饱满且富张力,几处弧线的组合完美地呈现出对象的形体特征。微微耸起的左肩拉长了身体左边的线条,延伸至向右扭转的头部。右肩顺势向下,大幅度的转折分割出头部与身体。画家有意略微夸张、锐化了背部线条的形状,将鸟尾部规整成一个“U”形,顺接于背部翅羽的线条,而其和胸部线条构成的大幅度转折与右肩的转折遥相呼应,同时弱化了脖子与翅膀、尾部与翅羽等细节的起伏。临摹时顺应画家对鸟形体的营造,把控好行笔的节奏和弧线的力度,尤为重要。

  此画整体线条纤细、多变。鸟部多由表现羽毛顺滑纤长的长线与表现羽毛柔软繁密的短线组合而成。勾勒长线时,中锋行笔,控制好力度,笔力需流畅、平稳,纤细的线条质感与张弛有度的弧线造型融为一体;虽在几处羽毛结构的转折处略作停留,但气息应一贯而下,笔触应紧凑细腻,体现出弧线的力度。绒毛短线的笔触略感轻快,走笔时应随时注意因形体结构和质感所造成的疏密、方向的变化。随后是眼、嘴、爪这几处点睛之笔,线条干净利索,八哥精气神尽显无遗。临摹时应充分集中精神于笔尖,中空握笔,将笔锋控制在较细的程度,勾出线条,尤其是鸟喙处,切勿拖沓犹豫。

 

赋色的临摹与笔法变化

  中国画墨色的晕染切不可急躁,需在层层叠加中慢慢显出黑色的厚重。《秋树鸲鹘图》中,八哥看似通身笼罩在静谧的墨色中,细微之处无不体现出晕染笔法的精妙。羽毛有的松糯温软,有的光亮挺拔,将墨色用清水稀释一遍,在叠加晕染时控制颜色的厚度。墨分五色的虚实分染,呈现出八哥不同部位的结构变化。

 

动与静的审美意境

  宋代绘画笔墨的逐渐成熟,依托于对自然的真实呈现,但绘画的本然终归追求的是内心的真实体验。纸绢上的一点一画,展示了作品的气韵生动,也体现了画家的艺术修养。正如苏轼对类似题材绘画的评论:“所贵乎枯淡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若中边皆枯淡,亦何足道?”人文与自然似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呈现在宋代绘画的每一幅作品之中。

 

结语

  画家对物象形体的整体把握,给予画面更多想象与发展的空间,这是宋代绘画的特别之处。后世文人画的兴盛,让绘画的趣味萌生于似与不似的更为抽象的笔墨概念中,唯独宋代,宫廷花鸟绘画的繁荣让工笔这一绘画语言在造型艺术上具备独特的优势。画家运用视觉艺术中造型审美的基本原理,将个人的感官经验融入对自然形态的研习中,从而完成真实意境的营造。因此,如此写实的花鸟绘画,却留给后人无限的审美启发。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